胜利村:穷乡僻壤华丽转身的美丽故事 - 媒体聚焦 - 大龙经济开发区

大龙经济开发区

胜利村:穷乡僻壤华丽转身的美丽故事

来源:铜仁日报 时间:2019-02-28 15:02:00 点击:

“民宅统一是灰底、白墙、青瓦,整齐漂亮;通村路、通组路四通八达,打通桎梏成通衢;绿化有花草树木,亮化有太阳能路灯,环保有生活污水综合治理示范项目;产业有葡萄基地、茶树菇基地。”大龙开发区胜利村,从岗位上退下来的老支书李复林说:“现在的胜利村山美、水美,村容村貌美、产业发展美,是名副其实的美丽乡村。但早些年,山是险山、水是恶水,这里家家户户茅草房,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

胜利村

”家家户户“改头换面”

胜利村一面环山、一面环水,远离集镇城区。早年出行、赶场,需要坐渡船过车坝河,经河对面的玉屏自治县田坪镇田冲村白岩塘组,转往目的地。那时候逢汛期或恶劣天气,渡船停摆,胜利村就像是被山水隔断的“孤岛”,搭在房顶的茅草被风刮着发出响动,如在“呼救”。

在河对面的白岩塘,谁家女娃子不听话,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把你嫁到河对面去!”

胜利村风雨桥

上世纪80年代初,当地开始土地承包下户。白岩塘组20岁的吴海英,认识了胜利村24岁的李复远。她是家里听话的女娃子,却因看上他的勤劳、踏实、能干,硬做“不听话”的女儿,嫁到了河对面。

“他们家几乎没有土地,结婚后,还是跟家人挤住在茅草房里头,家里连个水缸都没有。”吴海英跟李复远并坐在火炉边,回忆道。

上世纪90年代,家里的茅草顶被换成了青瓦顶。“风一吹,茅草碎碎就会掉下来,落在家中和身上,很难收拾干净。换成瓦后,算是能遮风挡雨了。”吴海英娘家的条件要好很多,每次过去串门,她都“犟”着拒绝留宿,要回去睡。“我坚信我家条件一定会好起来!”

航拍胜利村

2013年,吴海英家推倒老木房,原址建砖房。三楼一底的新房子,直到2015年才完成主体建设,因为除了打楼板外,其他人工几乎全是家里的泥工师傅在做。随后,在政府统一规划的立面改造项目下,新房子成了胜利村美丽民宅的一角。

“嫁对头喏!”吴海英看着丈夫李复远,深情地说:“现在河这边远远好过河那边啦!嫁到胜利村没错,嫁给胜利人更没错!”

从全村都是茅草房到家家户户住漂亮楼房,胜利村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连村里在外闯了多年的大学生,都不敢想像有一天能变成美丽乡村。

环境优美的胜利村一偶

中专毕业又接着上完大专然后外出务工,2010年时,23岁的姚益已有一定的积蓄,顺利把贵阳的女友娶回了家。“那时家里已住进一楼一底楼房,条件还过得去。”

说起建房,姚益有很多深刻的记忆。

他家在杨柳组,以前出行全是泥巴路,通不了车。2003年,父亲打算建楼房时,老辈们说钢材、水泥、砖等建筑材料运输太困难,劝缓一缓,等组里通车了再修。父亲反问:“村里都没通车,什么时候才能轮到组里?难道一直不通车,就一直住危房吗?”

看老辈们哑口无言,父亲眼泛泪花,姚益心里也针扎般难受:生我养我的家乡啊,你为什么如此贫穷落后!

胜利村组组通航拍

找运输车走白岩塘的通车路,将建筑材料下在路边;一家人转运到河边,装上摆渡船;从船上下到岸边,一家人再运回地头。“那时我才十几岁,力气不够。母亲一次搬两包水泥,我一次搬一包。”

姚益家是组里最早建砖房的一批人家之一,交通条件太差,让其他住木房的家庭说“建”生畏。他婚后的第四个年头,胜利村通村路开建通行,结束了不通车的历史。

“从那时候开始,村里面的楼房如雨后春笋般开建。”2015年,姚益结束10年外出务工生涯,回到村里租地搞花棚养花。住进漂亮楼房的村民,成为他的重要客源。“村民们住房条件好了,才有心力经营起居环境。他们喜欢买我们这里不常见的、颜色鲜艳的花,做盆栽放在楼顶上、窗台边和院坝里。”

完善乡村旅游功能

胜利餐馆,是胜利村第一家农家乐。

前两年,何英在自家房屋里开起餐馆,凭着炒得一手好菜,店子在周边小有名气。

却因家里人口多,地方有限,经营规模一直无法扩大。

2017年底,当地政府组织劳动力开展中式烹调技能培训,她看到堂侄李培容也在认真学着厨艺技能,还打趣道:“怎么,准备学好本事开个店跟满孃竞争?”

何英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李培容一直纠结的创业问题,瞬间有了答案。

何英有厨艺,李培容有场所,去年7月,胜利餐馆更名为胜利山庄,在李培容家重新开张。

便捷的交通

“我们既是老板,也是员工,一个人掌厨,另一个人打下手,忙的时候再临时雇人帮忙。”李培容对山庄现在的收入情况比较满意,平均算下来每个月的毛收入近2万元。“目前来店里吃饭的,基本为周边工地老板和工人。我们预计的最大客源是游客,胜利村乡村旅游综合开发正在打造,我们摸索农家乐运营经验,开发地方特色菜品,提升厨艺和服务,为迎接大市场做着准备。”

餐饮、住宿分不开。胜利村民宿,也同样在做着准备。李复勇家开的舒适宾馆,是村里最早一批民宿。宾馆位置好,村里面有四个景观水塘,其中一个就在宾馆正对面,荷塘月色可隔窗而望、也可走近观赏;此外路边的葡萄园、绕村的车坝河、河上的风雨桥都在视线内。

胜利村一景

“目前单间只设了三间,逢节假日、周末和春节前后,常常客满。”李复勇说,游客们正是看中胜利村的民风淳朴、山水漂亮、房舍整齐、村容干净。“我晓得我的生意是怎么来的,所以村里面要做什么事,我都积极支持。”

悄然绽放惊艳来客

印江群众蔡润婧初到胜利村时被惊艳到。

“以前只听说过大龙开发区,但跟胜利村算是比较有缘分。”去年秋,有朋友从胜利村带了些葡萄给她。“水分足,甜到了心里。我就想,是什么地方,能长出这么好的葡萄?”

胜利村葡萄园航拍

恰好朋友约她过来玩,她就让朋友带着来到了这里。“走进胜利村,我就好像找到了‘甜’的原因。这里山清水秀、草木如画,房屋整齐、道路干净,村民也热情,不甜都没道理!”

被惊艳的,还有从杭州过来见女友的陈超。“见惯了杭州大家闺秀的美,初来胜利村,也不得不为‘小家碧玉’点个赞。”

成熟的葡萄

如今乡村旅游兴起,却呈同质化趋势,没有新意的跟风带来了审美疲劳。“我看了这里的地形和自然条件,觉得胜利村建设因地制宜,将天然美景凸显出来,再配上房屋整体打造,效果很好,给人清新感、新鲜感。”

搭乘东风奔向未来

说起胜利村这几年的嬗变,不得不提罗家权。

2013年底,在外打工、经商20多年的罗家权割舍不下乡土情,毅然放弃百万年薪回到家乡,带领父老乡亲脱贫致富。村民们知道罗家权见过世面、家底雄厚、有决断力,都选他当村主任。他跑项目、争资金,积极对接地方职能部门。胜利村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2014年,欣盛农民合作社成立,流转土地100亩建成葡萄园。前5年的投入由罗家权个人承担,并按每亩800元支付土地流转费。5年见成效后,按大户50%、土地入股户30%、贫困户和村集体20%的“532”模式分红。

胜利村茶树菇

2016年,永昌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投资400多万元建成40亩茶树菇基地,包含菌棒生产工棚、果蔬保鲜组合冷库和60个菌棚等设施。村里以“631”利益联结机制来运作农户从菌棒生产工棚购买菌棒所产生的该产业总投资额的7%年利率,60%用于精准扶贫户脱贫,30%充实村集体经济,10%作为再发展基金,以规避菌农亏损风险。

去年,葡萄园大获丰收,销路通畅,村里面还学习、摸索葡萄酒制作工艺,将部分葡萄进行产品链延伸加工。还经过分析找到了鲜菇、干菇两种产品的利润高点。新一年,将增加菌棚、更换菌棒,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

待售的茶树菇

组组通道路、家家水电齐全、户户“穿衣戴帽”、人人吃饱穿暖;文化广场、景观水塘、乡愁馆;走上正轨的葡萄产业、茶树菇产业,刚启动的石榴、枣香柚等经果林产业,正在筹建中的跑山鸡养殖产业……罗家权的干事创业激情和产业、项目实际成效,有目共睹。2016年,他当选村支书,成为当地唯一支书、主任一肩挑的村干部。“胜利村今非昔比,但胜利村的蜕变,才刚刚开始。”

干净整洁的道路

2016年,胜利村从一类贫困村出列,焕然为富有侗乡风情的美丽乡村,成为镇村联动试点示范点。

“泥瓦匠、住草房,编席子的睡光床;舞龙敲鼓讲吉语,喝酒划拳唱嫁歌。”在大龙开发区首家乡愁馆——胜利村乡愁馆的墙壁上,刻着这样一条民谚。

胜利村文化广场

罗家权说,他和村民们也常到乡愁馆转转,忆苦思甜能激发珍惜眼前、奋建未来的决心和信心。


相关热词搜索:


胜利村:穷乡僻壤华丽转身的美丽故事

来源:铜仁日报 2019-02-28 15:02:00

“民宅统一是灰底、白墙、青瓦,整齐漂亮;通村路、通组路四通八达,打通桎梏成通衢;绿化有花草树木,亮化有太阳能路灯,环保有生活污水综合治理示范项目;产业有葡萄基地、茶树菇基地。”大龙开发区胜利村,从岗位上退下来的老支书李复林说:“现在的胜利村山美、水美,村容村貌美、产业发展美,是名副其实的美丽乡村。但早些年,山是险山、水是恶水,这里家家户户茅草房,是出了名的穷乡僻壤。

胜利村

”家家户户“改头换面”

胜利村一面环山、一面环水,远离集镇城区。早年出行、赶场,需要坐渡船过车坝河,经河对面的玉屏自治县田坪镇田冲村白岩塘组,转往目的地。那时候逢汛期或恶劣天气,渡船停摆,胜利村就像是被山水隔断的“孤岛”,搭在房顶的茅草被风刮着发出响动,如在“呼救”。

在河对面的白岩塘,谁家女娃子不听话,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把你嫁到河对面去!”

胜利村风雨桥

上世纪80年代初,当地开始土地承包下户。白岩塘组20岁的吴海英,认识了胜利村24岁的李复远。她是家里听话的女娃子,却因看上他的勤劳、踏实、能干,硬做“不听话”的女儿,嫁到了河对面。

“他们家几乎没有土地,结婚后,还是跟家人挤住在茅草房里头,家里连个水缸都没有。”吴海英跟李复远并坐在火炉边,回忆道。

上世纪90年代,家里的茅草顶被换成了青瓦顶。“风一吹,茅草碎碎就会掉下来,落在家中和身上,很难收拾干净。换成瓦后,算是能遮风挡雨了。”吴海英娘家的条件要好很多,每次过去串门,她都“犟”着拒绝留宿,要回去睡。“我坚信我家条件一定会好起来!”

航拍胜利村

2013年,吴海英家推倒老木房,原址建砖房。三楼一底的新房子,直到2015年才完成主体建设,因为除了打楼板外,其他人工几乎全是家里的泥工师傅在做。随后,在政府统一规划的立面改造项目下,新房子成了胜利村美丽民宅的一角。

“嫁对头喏!”吴海英看着丈夫李复远,深情地说:“现在河这边远远好过河那边啦!嫁到胜利村没错,嫁给胜利人更没错!”

从全村都是茅草房到家家户户住漂亮楼房,胜利村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连村里在外闯了多年的大学生,都不敢想像有一天能变成美丽乡村。

环境优美的胜利村一偶

中专毕业又接着上完大专然后外出务工,2010年时,23岁的姚益已有一定的积蓄,顺利把贵阳的女友娶回了家。“那时家里已住进一楼一底楼房,条件还过得去。”

说起建房,姚益有很多深刻的记忆。

他家在杨柳组,以前出行全是泥巴路,通不了车。2003年,父亲打算建楼房时,老辈们说钢材、水泥、砖等建筑材料运输太困难,劝缓一缓,等组里通车了再修。父亲反问:“村里都没通车,什么时候才能轮到组里?难道一直不通车,就一直住危房吗?”

看老辈们哑口无言,父亲眼泛泪花,姚益心里也针扎般难受:生我养我的家乡啊,你为什么如此贫穷落后!

胜利村组组通航拍

找运输车走白岩塘的通车路,将建筑材料下在路边;一家人转运到河边,装上摆渡船;从船上下到岸边,一家人再运回地头。“那时我才十几岁,力气不够。母亲一次搬两包水泥,我一次搬一包。”

姚益家是组里最早建砖房的一批人家之一,交通条件太差,让其他住木房的家庭说“建”生畏。他婚后的第四个年头,胜利村通村路开建通行,结束了不通车的历史。

“从那时候开始,村里面的楼房如雨后春笋般开建。”2015年,姚益结束10年外出务工生涯,回到村里租地搞花棚养花。住进漂亮楼房的村民,成为他的重要客源。“村民们住房条件好了,才有心力经营起居环境。他们喜欢买我们这里不常见的、颜色鲜艳的花,做盆栽放在楼顶上、窗台边和院坝里。”

完善乡村旅游功能

胜利餐馆,是胜利村第一家农家乐。

前两年,何英在自家房屋里开起餐馆,凭着炒得一手好菜,店子在周边小有名气。

却因家里人口多,地方有限,经营规模一直无法扩大。

2017年底,当地政府组织劳动力开展中式烹调技能培训,她看到堂侄李培容也在认真学着厨艺技能,还打趣道:“怎么,准备学好本事开个店跟满孃竞争?”

何英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李培容一直纠结的创业问题,瞬间有了答案。

何英有厨艺,李培容有场所,去年7月,胜利餐馆更名为胜利山庄,在李培容家重新开张。

便捷的交通

“我们既是老板,也是员工,一个人掌厨,另一个人打下手,忙的时候再临时雇人帮忙。”李培容对山庄现在的收入情况比较满意,平均算下来每个月的毛收入近2万元。“目前来店里吃饭的,基本为周边工地老板和工人。我们预计的最大客源是游客,胜利村乡村旅游综合开发正在打造,我们摸索农家乐运营经验,开发地方特色菜品,提升厨艺和服务,为迎接大市场做着准备。”

餐饮、住宿分不开。胜利村民宿,也同样在做着准备。李复勇家开的舒适宾馆,是村里最早一批民宿。宾馆位置好,村里面有四个景观水塘,其中一个就在宾馆正对面,荷塘月色可隔窗而望、也可走近观赏;此外路边的葡萄园、绕村的车坝河、河上的风雨桥都在视线内。

胜利村一景

“目前单间只设了三间,逢节假日、周末和春节前后,常常客满。”李复勇说,游客们正是看中胜利村的民风淳朴、山水漂亮、房舍整齐、村容干净。“我晓得我的生意是怎么来的,所以村里面要做什么事,我都积极支持。”

悄然绽放惊艳来客

印江群众蔡润婧初到胜利村时被惊艳到。

“以前只听说过大龙开发区,但跟胜利村算是比较有缘分。”去年秋,有朋友从胜利村带了些葡萄给她。“水分足,甜到了心里。我就想,是什么地方,能长出这么好的葡萄?”

胜利村葡萄园航拍

恰好朋友约她过来玩,她就让朋友带着来到了这里。“走进胜利村,我就好像找到了‘甜’的原因。这里山清水秀、草木如画,房屋整齐、道路干净,村民也热情,不甜都没道理!”

被惊艳的,还有从杭州过来见女友的陈超。“见惯了杭州大家闺秀的美,初来胜利村,也不得不为‘小家碧玉’点个赞。”

成熟的葡萄

如今乡村旅游兴起,却呈同质化趋势,没有新意的跟风带来了审美疲劳。“我看了这里的地形和自然条件,觉得胜利村建设因地制宜,将天然美景凸显出来,再配上房屋整体打造,效果很好,给人清新感、新鲜感。”

搭乘东风奔向未来

说起胜利村这几年的嬗变,不得不提罗家权。

2013年底,在外打工、经商20多年的罗家权割舍不下乡土情,毅然放弃百万年薪回到家乡,带领父老乡亲脱贫致富。村民们知道罗家权见过世面、家底雄厚、有决断力,都选他当村主任。他跑项目、争资金,积极对接地方职能部门。胜利村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2014年,欣盛农民合作社成立,流转土地100亩建成葡萄园。前5年的投入由罗家权个人承担,并按每亩800元支付土地流转费。5年见成效后,按大户50%、土地入股户30%、贫困户和村集体20%的“532”模式分红。

胜利村茶树菇

2016年,永昌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投资400多万元建成40亩茶树菇基地,包含菌棒生产工棚、果蔬保鲜组合冷库和60个菌棚等设施。村里以“631”利益联结机制来运作农户从菌棒生产工棚购买菌棒所产生的该产业总投资额的7%年利率,60%用于精准扶贫户脱贫,30%充实村集体经济,10%作为再发展基金,以规避菌农亏损风险。

去年,葡萄园大获丰收,销路通畅,村里面还学习、摸索葡萄酒制作工艺,将部分葡萄进行产品链延伸加工。还经过分析找到了鲜菇、干菇两种产品的利润高点。新一年,将增加菌棚、更换菌棒,进一步扩大生产规模。

待售的茶树菇

组组通道路、家家水电齐全、户户“穿衣戴帽”、人人吃饱穿暖;文化广场、景观水塘、乡愁馆;走上正轨的葡萄产业、茶树菇产业,刚启动的石榴、枣香柚等经果林产业,正在筹建中的跑山鸡养殖产业……罗家权的干事创业激情和产业、项目实际成效,有目共睹。2016年,他当选村支书,成为当地唯一支书、主任一肩挑的村干部。“胜利村今非昔比,但胜利村的蜕变,才刚刚开始。”

干净整洁的道路

2016年,胜利村从一类贫困村出列,焕然为富有侗乡风情的美丽乡村,成为镇村联动试点示范点。

“泥瓦匠、住草房,编席子的睡光床;舞龙敲鼓讲吉语,喝酒划拳唱嫁歌。”在大龙开发区首家乡愁馆——胜利村乡愁馆的墙壁上,刻着这样一条民谚。

胜利村文化广场

罗家权说,他和村民们也常到乡愁馆转转,忆苦思甜能激发珍惜眼前、奋建未来的决心和信心。